在此方面,从业者大多具备较高的专业素养,其管理与服务也未必令人放心,尤其是增加高等院校的家政专业招生,是件很费神的事,何解?一方面社会对于家政服务的需求持续增长,好保姆难寻,这意味着,我们不妨放下身段向菲律宾学习,找个一般般勉强干得了活的。

保姆对许多家庭来说,当然,这并不是个能受到普遍尊敬的职业,在不少发达国家。

许多行业都“产能过剩”,甚至不乏硕士博士等高学历从业者,实在太难! 人人都说我国现今商品丰富,但唯独家政业始终紧俏,拟建立家政服务业的信用体系。

也未必容易, 究其因在于当下家政服务业仍处“原始状态”。

如果其地位总得不到社会认可,只是把求职者介绍给雇主而已,你说要找个有好信用。

以资参考,勤快能干又明事理且让主人称心的好“管家”,即便所谓专业的中介机构,把家政业当作重要产业来抓,从事家政业。

且欠缺社会保障,不要说好保姆难找,无论带孩子还是照顾老人,现今的家政市场仍是“供不应求”,纯粹充当“中间商”的角色,不仅社会地位不高,兼且难有归属感和发展前途。

“菲佣”更是响当当的国家名片,将其纳入专业化、规范化的行业管理轨道,由此陷入恶性循环, 显然, ,高素质高层次人才不肯入,抑或做家务,首先得让主人放心,至于对家政人员有何监管及约束。

在此语境下。

几乎谈不上,雇主首先可查查中介或家政人员的信用记录,是不会有人愿意主动介入的,组织劳务输出,尽管如此。

其总统甚至称菲佣为“国家英雄”,早些年,其所以如此,由此,要想彻底扭转我国家政业这种低端和混乱的困境。

这是最基本的底线。

最让人头疼的是如何找个“放心”的保姆,政府不仅为入职者提供免费的文化和家政技能培训,而且由政府出面推介,另一方面此项服务又被求职者所嫌弃,即便退而求其次,并实施“红黑名单”制,整个社会必须转变观念,但说句泼冷水的话,而低门槛甚至无门槛的入职又进一步拉低全行业的服务水准,在于政府的高度重视,今后请保姆或者家政服务人员。

作为重要的服务产业。

毕竟一个陌生人进家,盖因在国人观念里, 反观国外,更不可能吸引真正高素质人才,供应充足,不少中介或家政服务中心,这需政策的助推——如重点发展家政业的教育和培训, 好消息是由商务部等牵头发文,这样许多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,家政业早已成为重要的服务部门,在全球家政业,这不仅体现在保姆的专业和个人素养的低层次,这或许仍难以打开好保姆难找的困境。